狗妹

このままでいい

10.9凌晨

你跟我一样也想过那件事情 我真的很开心 但我知道好想法不代表好结果 所以还是搁置 我们心里更亲密就够了


你是沿江而来沉默的革命杀手

9.13

我就不配拥有好的东西
拥有的一瞬间就在担心什么时候失去

好久没记录点什么了,恋爱真的让我变懒了(借口。

6.30

记一下。
真的超疼…仿佛整个人被从中间劈成两半一样。
人类为什么不进化完全呢?
By the way…想到生孩子的疼是这百倍就直打怵

即使明天早上
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
让我交出青春、自由和笔
我也决不会交出这个夜晚
我决不会交出你

每日一问:女厕所是如何尿到马桶外面去的?往地上吐唾沫(不是吐痰)的意义何在?

我一直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女性安检人员可以检查男性,男性安检人员不可以检查女性?我把它发在朋友圈,有人说“男性安检员检查的时候触摸女性怕会构成性骚扰”。先不说安检只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工作,单是“女性被男性触摸就是‘吃亏’,就有问题,但男性被女性触摸就无所谓”这种想法就实在很让人费解。
哪怕真的要“避嫌”,那干脆就规定男性只检男性女性只检女性。这让我想起了在很多城市试行的“女性车厢”,其实要消除性别歧视,首先要从对女性的过度保护,从法律和社会规则的去性别化开始。平权的路还很长,最致命的是大多数人连路要往哪走都搞不清楚。
女性平权都做不到,就别谈什么LGBT、种族、弱势群体的平权了,赶紧拉倒吧别做梦了。

翻了翻相册,也没有我妞的多少照片,而且多数都兴奋到模糊。她就是一只见到熟悉的人(少数非常熟悉的)会兴奋到漏尿,见到陌生人看似龇牙咧嘴实际上吓得发抖的小狗。(聊天太大声吵到她睡觉会发脾气;讲她的事情不能当面,因为什么她都听得懂;因为小时候生病有点发育不良,又胖了之后像根行走的玉米肠。昨天听说你走了,我没有丝毫实感,这段时间就老感觉你快走了,虽然你活蹦乱跳的,但我就是有这种预感。唯一的遗憾就是上次见到你没有多陪你玩玩,抱着你坐在沙发上多浪费一会时间。你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小狗,祝你在那个世界交到好多朋友,每天都有羊肉吃(你最爱的)。晚安。

我还是 老老实实地看我的脆皮鸭文学 爱我的2D男朋友们吧 虚拟世界 很好